?
主頁 > 多樂娛樂平臺 >

顧敏康:濫用司法覆核 必須受到譴責

發布時間:2018-08-28

香港法律援助署去年9月發出命令,指號稱“長洲覆核王”的郭卓堅在過去3年內申請法援進行司法覆核的行為屬于濫用訴訟權利,決定未來3年內不受理任何他提出關于司法覆核的法援申請。郭卓堅其后就此決定提出司法覆核,但法庭指郭應先向署方提出上訴,故拒受理覆核。郭其后向上訴庭就拒受理覆核的決定提出上訴,上訴庭近日頒下判詞駁回其上訴,指郭不按法定機制向署方提上訴是“咎由自取”。郭庭外稱還會繼續就本案上訴,大有“不到黃河心不死”之味。郭可以如此玩轉司法程序,也是令人十分糾結的。

配合“為反而反”肆意濫用

“長洲覆核王”屬于褒義詞還是貶義詞,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在反對派的眼中,郭可能是一個司法覆核的“勇士”,因為他符合反對派“為反而反”的策略;但在廣大市民的眼里,郭只能被視為濫用納稅人錢財的“濫訴者”;其為反對派無事生非的行徑,充其量只是一枚反對派濫用司法覆核程序、阻礙政府施政的棋子。

《基本法》第35條規定:“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香港居民有權對行政部門和行政人員的行為向法院提起訴訟。”由此可見,香港市民的訴權和司法覆核權是有法律規定的。但是,任何一項權利都不是絕對的。中國人講究“度”,講究利益平衡。訴權不能被濫用,司法覆核權也不能濫用,否則就會造成對司法資源的浪費,造成對他人和公共利益的侵害。

司法覆核之濫用,可能指兩種情況:一種是申請人濫用;另一種是司法機關把關不嚴。有人試圖用數字說明司法覆核獲得通過對比率低,因此司法覆核沒有被濫用。這只能說明問題的一個方面。審查門檻提高或許會減少濫用,但也不等于濫用現像不存在。更何況,如果申請人不計輸贏,一味將涉及復雜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問題拿去司法覆核,試圖阻擾政府的合理決策、阻延民生及制造輿論,這就是濫用司法覆核程序,也是寬泛意義上的濫訴。

自2006年起,郭卓堅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超過30次。其“濫訴”涉及兩個方面。一是無理申請法律援助,試圖用納稅人的錢跟政府打官司、進而推翻那些明顯利民、利社會的施政決定;二是無理司法覆核,僅以近期一宗申請為例,便可以看出“濫用”之程度。今年三月立法會補選剛結束,郭卓堅就迫不及待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取消鄭泳舜宣誓就任議員的資格。而其申請司法覆核的理由更是令人匪夷所思,認為鄭泳舜所屬的民建聯主張“民主建港”,等同提倡“港獨”,違反《基本法》和《宣誓及聲明條例》。難怪法院要毫不猶豫拒絕其覆核申請。

法援署認為郭卓堅濫用法律援助服務也是有法律根據的。根據《法律援助規例》(第91A章)第11條,凡有人重復申請法援被拒,而法援署署長覺得其行為構成濫用《條例》提供的協助,署長可命令在三年內不予考慮該人提出的任何申請。根據郭卓堅提供的法援署文件副本,他于2014年7月至2017年4月期間,先后共21次無理申請法援失敗,足以說明郭屬于無事生非,唯恐天下不亂之人士。

郭濫用司法覆核的背后是反對派在推波助瀾。郭本人是反對派的一分子。據報道,他曾代表民主黨參選長洲南區議會選舉;他多宗申請司法覆核的案件,都由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等人協助,并由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出任其代表律師。反對派不僅試圖通過郭的司法覆核申請阻擾政府的施政,一旦郭獲得法律援助,還可以向其指定的代表律師支付打官司到終審法院的費用,可謂“兩全其美”。

政府須研究制裁“濫訴者”

屬于普通法系的英國、美國等國家均反對濫用司法救濟權,一旦濫用可構成侵權行為。香港法院也會針對“濫訴”發出禁止令,禁止當事人行使訴訟權利。但是,這些“濫訴”基本上屬于民事訴訟中的惡意行為。香港法院對濫用司法覆核程序的申請人,除了拒絕申請外,頂多是裁定其負擔訴訟費用,缺乏足夠的威懾作用。郭雖然聲稱多年來的訟訴共欠逾千萬港元訟費,但表明“沒錢還”,聲稱不擔心:“最多也就宣布破產”。看來有必要研究類似對付民事濫訴的制裁措施。

有人說司法服務是一種公共產品,而維持這種公共產品的質量取決于兩個要件:一是司法效率,二是公帑妥善使用。香港的濫訴者出于“為反而反”的政治目的,肆意提出司法覆核,不僅對司法效率及原則構成嚴重損害,也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福利造成嚴重的損害。香港政府和法院必須平衡市民監督政府和司法覆核之權利與保障社會公共利益,最大限度控制和制裁濫用司法覆核者。

作者:顧敏康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江智匯”副會長

來源:大公報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織夢科技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頁

飞禽走兽压6门